展开全部

主编推荐语

这是关于中国菜的故事,也是一个英国女孩的中国历险记。

内容简介

这本书是关于中国菜出乎意料的美好,也是一个英国女孩在中国的冒险故事。

获得英国饮食作家工会大奖肯定的扶霞在一九九四年前往中国长住。打从一开始她就发誓不论人家请她吃什么,不管那食物有多么古怪,她一律来者不拒。在这本难得一见的回忆录中,扶霞追溯自己和中国饮食之间的关系演进。透过扶霞的眼睛,我们得以用全新的角度来了解我们熟悉的中国菜。原来不同地方的食物,都有其独一无二的气质。川菜的辣带着一丝丝的甜味,就像悠闲而迷人的四川人,总是带着一丝甜甜的体贴;湘菜直接又毫无妥协余地,就跟那里培养出来的军队领袖一样;扬州菜则是太平盛世的食物,温暖而抚慰人心。

从四川热闹的市场到甘肃北部荒僻的风景,从福建的深山到迷人的扬州古城,书中呈现了中式料理让人难忘的美妙滋味,也深刻描绘出中西饮食文化差异,且兼具人文观察与幽默趣味。

目录

  • 版权信息
  • 出版说明
  • 序言 中国人啥都吃
  • 第一章 好吃嘴
  • 第二章 担担面!
  • 第三章 做饭先杀鱼
  • 第四章 野人才吃沙拉
  • 第五章 刃上神功
  • 第六章 味之本
  • 第七章 饿鬼
  • 第八章 嚼劲
  • 第九章 病从口入
  • 第十章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 第十一章 香奈儿与鸡爪
  • 第十二章 御膳
  • 第十三章 味麻心不麻
  • 第十四章 熊掌排骨,思甜忆苦
  • 第十五章 “蟹”绝入口
  • 第十六章 红楼梦
  • 后记 一只菜虫
  • 致谢
  • 译后记 酸甜苦辣,烟火人间
展开全部

评分及书评

4.7
268个评分
  • 用户头像
    给这本书评了
    5.0
    她是真懂中国菜,而且是真心喜欢中国菜......

    英国女孩扶霞一九九四年前往中国长住。打从一开始她就发誓不论人家请她吃什么,不管那食物有多么古怪,她一律来者不拒:第一次与四川料理相遇时的神魂颠倒、亲眼目睹鸡鸭被宰杀时的惊吓、体验千变万化的刀工、对养生饮食的叹服。透过扶霞的眼睛,我们得以用全新的角度来了解熟悉的中国菜。不同地方的食物拥有其独一无二的气质:川菜的辣带着一丝丝甜,就像悠闲的四川人,总是带着甜甜的体贴;湘菜直接又毫无妥协余地,就跟那里培养出来的领袖人物一样;扬州菜则是太平盛世的食物,温暖而抚慰人心。

      转发
      2
      用户头像
      给这本书评了
      5.0
      好吃嘴

      作者扶霞・邓洛普(Fuchsia Dunlop),是生长在牛津、曾就读于剑桥大学的英国人,在 90 年代初期访问中国时,被川菜所「俘获」,于是申请了奖学金到四川大学学习。她研究的方向是「中国少数民族历史」,但后来发现真正吸引她的是美食。一年留学生涯结束后,她又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在烹饪学校学习厨艺,在成都走街串巷,尝遍了所有的街头餐馆,后来又相继到湖南长沙研究湘菜、在扬州研究淮扬菜,出版了好几本中国美食相关的书籍(《川菜谱》《革命中餐食谱:湘菜》《粒粒皆辛苦》《鱼翅与花椒》《鱼米之乡:中国江南菜》),曾四获有「饮食界奥斯卡」之称的詹姆斯・比尔德烹饪写作大奖。《花椒与鱼翅》讲述了她在中国体验美食的经历,这也是一个英国女孩在异域他乡的历险记。出生在高知家庭的扶霞(我好喜欢这个名字翻译,感觉像一个邻家大姐一样),虽然从小热爱美食、梦想当一位厨子,但却一直像一个牵线木偶一样,被各种学术和职业上的标准控制着,用别人的眼光来定义自己。她好像一直处在一条稳定前行的传送带上,从没认真思考过人生,只是单纯地待在学习的温室中,从高中到剑桥大学,然后走向新闻事业。到四川留学对于她来说是一次契机,在那个网络并不发达的年代,几乎与过去完全了断,卸下了所有的责任和期待,让自己的生活变成了一块白板,重新在这块白板上按照自己的意愿来作画。* 初到成都,她感到自己和其他为数不多的留学生被「搁浅」在了中国,他们没有太多的选择,只能一头扎入四川的生活当中。她渐渐发现成都这个地方惬意无比:气候有点像地中海沿岸,生活节奏慢于北京或上海。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久了,她的意大利室友经常花大把时间打麻将,丹麦同学在公园和「看起来孱弱」的老人学武术,德国同学每天都在和当地人聊天。扶霞初来乍到时,人生地不熟,绷着一根弦儿。但她逐渐丢掉了那些先入为主的偏见,专注于当下,让这个地方指引她,因而得以打开自己,感受四川的魅力。她在对美食热爱的驱使下,经常跑去菜市场、餐馆以及茶馆,就连中文的学习也是在研究菜单时,借助字典完成的。她在挖掘、体验美食之时,也做了详尽的笔记与记录。她对美食的描写很传神(当然翻译功不可没),比如这段对「辣」的描写让人身临其境:我们围着一口大锅坐下,锅里堆满了干辣椒,这种规模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一顿饭吃完,我辣得都要精神错乱了:嘴巴火烧火燎、酥麻刺痛,浑身大汗淋漓。我感觉汗毛直竖,却又要被热气熔化,真分不清是痛苦还是愉悦。不过这是重庆的川菜,她说成都的川菜要温柔许多,她如此描述:成都的川菜,完全没有外国人成见中的那些原始和粗野,而是一点一点地挑逗着你,曲径通幽,去往极乐之旅。在她的笔下,没有简单的「好吃」,而是对食物全身心的感知。而且她还发现,中国人羞于表达感情,经常把情绪寄托在食物上,比起外国人热烈的拥抱,中国人会直接把一碗汤塞到她的手里,坚决地催促:“喝汤!喝汤!” 透过扶霞的眼睛,我们得以用全新的角度来了解熟悉中国菜。* 除了品味美食,她还花了很多时间去旅行,去感受观察。那个年代交通并不发达,旅行对她来说并非易事,无法做详尽的准备,除了「说走就走」别无他法。因为你要是犹豫了那么短短一刻,考虑下危险的道路、颠簸不舒服的大巴、“找麻烦” 的警察和随便去哪里都要花上很长的时间,你可能就一步都迈不出去了。她一边远行,一边体验美食,一边观察着中国人的生活。她发现那个时候这个国家还被逐渐僵化的计划经济体系把控着。中国在外国的背包客圈儿里是个传奇,一路上遇到的服务人员全都摆着臭脸、态度粗暴,而且无论问什么问题,他们总是令人沮丧地丢出永恒的答案:“没有。” 她在旅行的过程中,学会了冒险,学会了厚脸皮去跟当地人、官员、警察软磨硬泡,练出了很多「本事」。有一次,她应同学刘复兴的邀请到他甘肃老家过年,这次经历也让她大开眼界。她观察农村人祭奠祖先的方式,发现中国式灵魂和祖先的概念和尘世非常接近。死人需要的东西与活人并无差别:衣服、钱、房子、洗衣机、手表、车、手机…… 中国的神仙在天上也奉行官僚主义,接受凡人的礼物和贿赂。她还发现,中国人最害怕的事情,莫过于自己死后没有后代祭奠怀念自己。据说那些没有孩子的亡人会化作恶灵,在大地上四处游走,所以人们都努力传宗接代,不让自己将来变成恶鬼。也正是如此,彼时二十五六岁的她每天都被村民提醒「要是不赶快结婚生子,这一辈子就白过了」。她在西北农村是稀罕之人,对于没有见过外国人的村民来说,她不仅是伊丽莎白女王的外交使节,还代表了欧洲各国、美国、一切中国之外的地方,应对大家各式的围观和提问。当她终于感到心力交瘁、无心应对时,她的好友没有表现出关心与一点点的同理心,还有些生气,对她说小心其他人看到她哭泣以为他们家对她不好。中国人把面子、他人对自己的看法置于感受之上。若不是借助外国人的眼睛,我们恐怕忘记观念、习惯的力量有多么强大与根深蒂固。* 她的文字不像中年男人写的学术报告那般沉闷无聊,而若一个二十出头灵动漂亮的女孩子作出的画卷:那个卖花人长得挺帅,穿着精干的深色西装,舒服地瘫在小小的竹椅中,靠着砖墙,安稳地沉睡着,周围是玫瑰与康乃馨的美丽花海。要是有人来买花,轻轻地把他唤醒,他就眨呀眨地睁开眼,露出天性善良的微笑,点燃一支烟,拿了钱,递给客人一束五彩缤纷的花。还有一些有趣的形容,比如她去甘肃农村过年时看到的景象:女孩们都穿得很鲜艳,红衣服、粉衣服、红粉相间的衣服,仿佛是要公然跟这单调苍白的景色对着干。在阅读过程中时常笑出声来。她的文字似乎与何伟的《江城》有些相似,不过要更加轻盈华美一些。文中我最喜欢的是她在长沙偶然相识的朋友刘伟之对她说的话,那时她因非典被困在长沙,又被当做「间谍」,苦恼不已。刘伟之说:「不要在这些事上太过纠结,把你的人生想成一幅画。世界上什么都有,但你想画什么就是自己决定的了。你要选美好漂亮的事物入画,丑陋的就别费笔墨。」想想确实如此。人生其实就是一部作品,是自己创作的画卷,略去那些丑陋的意象,选取自己喜欢的内容就好。我们不能决定那些丑陋的事情发生,但我们可以选择留下哪些,用什么样的心态来应对。阅读之后我意识到,追逐自己挚爱之事,过自己所选的人生,是多么有意思。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可能需要一个适当的环境 —— 与过去的观念和规则相隔离,又适合发展自己兴趣爱好。处于合适的环境中,放下戒备、偏见,专注当下,让所在之地引领自己前行。我想《鱼翅与花椒》就是在这样的引领中创作出来的。

        3
        6
        用户头像
        给这本书评了
        4.0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本书的作者叫 Fuchsia Dunlop,是个英国姑娘,她给自己取的中文名叫扶霞。这本书讲的就是扶霞在留学与研究过程中,学习川菜,学习烹饪,并爱上中国饮食的过程。扶霞把她的经历写成一本自传后出版,在英国大受欢迎,而国内在 18 年引进中文版后也非常畅销,被称为英国版的《舌尖上的中国》。扶霞从外国人的视角详细记录和描绘了上世纪九十年代老成都的风貌人情,美食生活。看中书中的人物、场景、美食,也让我在阅读时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生活,那些记忆和画面已经模糊褪色了,但深藏其中的情感却依旧清晰强烈。而作为一名贵州人,本书中使用四川方言叙述、描绘的事物,让我更有共鸣。扶霞从小就是个吃货,她母亲在牛津大学任教,学生来自五湖四海,经常去她家厨房烹饪家乡菜。扶霞从小就在这种充满异国风味的环境下长大,品尝各国美食,在吃这件事情上以大胆著称。但是在正宗中国美食上,她还是败下阵来。扶霞最初从香港进内地,她表哥请她吃了第一顿正宗的中餐,光是餐前开胃小吃皮蛋,就把她彻底打败了。她在书中是这么描述的:“这两瓣皮蛋好像在瞪着我,如同闯入噩梦的魔鬼之眼,幽深黑暗,闪着威胁的光。蛋白不白,是一种脏兮兮、半透明的褐色;蛋黄不黄,是一坨黑色的淤泥,周边一圈绿幽幽的灰色,发了霉似的。整个皮蛋笼罩着一种硫磺色的光晕。仅仅出于礼貌,我夹起一筷子放在嘴里,那股恶臭立刻让我无比恶心,根本无法下咽。之后我的筷子上就一直沾着蛋黄上那黑黝黝、黏糊糊的东西,感觉再夹什么都会被污染。我一直偷偷摸摸地在桌布上擦着筷子。” 扶霞被打败了,但是她的表哥和朋友们却在大快朵颐。说实话,没有吃过皮蛋的人第一次尝试时都会被它的模样和味道劝退,和扶霞描述的并无二致。中国尚有许多人吃不惯,也难为扶霞这位外国朋友了。扶霞进入内地后,一路上看到许多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美食”,可谓是大开眼界。有的菜肴让她大饱口福,有的食物令她身心发怵。作为英国人,她从小到大看到过很多英国媒体关于中国食材的报道,绘声绘色地描述这些令人恶心的 “美味佳肴”,既有惊恐,又有抨击。但中国对这些充满诋毁的成见却并不在意,依旧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温馨淡雅。英国人认为中国未经教化,什么都敢吃,中国人也同样认为英国人野蛮未除,专门吃半生不熟、带血带腥的东西。着实有趣。扶霞还调侃说,中国人个个都是天生的美食家,或者说吃货。英国人称自己为 people,但中国人管自己为人口,吃之一字,在中国人心目中拥有巨大的分量。历史上,中华文明从来都自认为是天朝上国,除此之外皆为蛮夷。而我们区别蛮夷还有一个标准,就是看他们的饮食文化。据清文献记载,清朝对台湾部分高山族称为 “生番”,即 “未服教化者曰生番”,指尚未归附,离群索居者,他们以采集狩猎为生。而对归附者、农耕的高山族则称为 “熟番”,即 “内附输饷者曰熟番”。此外,把东西煮熟了吃的,叫做熟番,这种可以建邦立交。而只吃生食的,称为生番,这种就被视为原始无教化,不可来往。我们常说的生人、熟人,也就是这么传承而来的。扶霞在中国生活良久后,不断融入这种文化氛围中,逐渐摆脱了对中餐的刻板印象,慢慢认识了中国的饮食文化。同时通过她的努力,她身边的一些人也慢慢了解了神秘的外国人是什么性情模样。扶霞在成都的四川高等烹饪专科学校的经历非常具有代表性。在一个中餐烹饪学校,身边有个外国同学,大家一开始都不习惯,但是渐渐地,大多数人都习惯了扶霞的存在,变得熟络起来。而扶霞一开始看到学生们人人带着 “能杀人的锋利菜刀” 也是非常不习惯,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但很快,她自己也随身带着一把菜刀了,课间还和同学一起磨刀、聊天。真是有趣又温馨。扶霞说,旅行在异邦,要完全适应当地的口味并不容易。我们吃的东西,代表了我们做人和自我认知非常核心的一部分。保持自己的文化传统也不是一件小事,而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一个国家越陌生,当地人的饮食越怪异,居住在这个国家的外国人就越想严格地坚持自己家乡的规矩。吃别国的菜,是很危险的。一筷子下肚,你就不可避免地失去自己的文化归属、动摇最根本的文化认同。但是一旦你熟悉了这个地方,接纳了这些习俗,你就敞开了心扉,开启了一场文化交流,开启了一场异域探索,学会用平等、好奇、尊重的精神去了解这些文化与风俗,对不同的人、不同的事、不同的生活有了更多的理解与包容。美食是一条纽带,传递的是文化与包容。我们对陌生人,对新事物的态度,其实就跟我们和事物的态度一样。我们在品尝美食的时候,其实也是在敞开心扉,接纳世界,在品味美食的同时,也对生活、对他人、对文化有更多的包容。辞暮尔尔,烟火年年。酸甜苦辣,风味人间。美食与美酒,说到底,还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关怀。

          转发
          评论
        • 查看全部110条书评

        出版方

        上海译文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是中国最大的综合性翻译出版社,成立于1978年1月,系世纪出版集团的成员。上海译文出版社以译介和传播世界各民族优秀文化为主要任务,拥有众多精通英、法、俄、德、日、西班牙、阿拉伯等主要语种并具备学科专业知识的资深编辑;其强大的译作者队伍中多为在外语和中文方面学有专长、造诣精湛的专家学者;该社同各国主要的出版社和版权代理机构有着广泛、持久的联系,在国际图书版权贸易领域信誉卓著。三十多年来,上海译文出版社一直致力于翻译、编纂和出版外国文学作品、社会科学学术著作,以及各种双语词典和外语教学参考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