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全部

主编推荐语

新增15篇各年龄段、身份、性别的读者来信,引发全社会热议的现象级畅销书。

内容简介

金智英,1982年4月1日生于首尔。成长于公务员家庭,一家六口人住在三十三平的房子里。她就是那种你每天都会迎面遇到的普通女孩。

从小,金智英就有很多困惑。家里最好的东西总是优先给弟弟,她和姐姐只能共用一间房、一床被子。

上小学时,被邻座男孩欺负,她哭着向老师倾诉,老师却笑着说:“男孩子都是这样的,越是喜欢的女生就越会欺负她。”

上了中学,常要提防地铁、公交车上的咸猪手。在学校也不能掉以轻心,也有男老师喜欢对女同学动手动脚。可她们往往选择忍气吞声。

大学毕业,进入一家公关公司。她发现虽然女同事居多,高管却几乎是男性。下班不得不去应酬,忍受客户的黄色笑话和无休止地劝酒。

三十一岁结了婚,不久就在长辈的催促下有了孩子。在众人“顺理成章”的期待下,她辞掉工作,成为一名全职母亲。

金智英感觉自己仿佛站在迷宫的中央,明明一直都在脚踏实地找寻出口,却发现怎么都走不到道路的尽头。

目录

  • 版权信息
  • 二〇一五年 秋
  • 一九八二年~一九九四年
  • 一九九五年~二〇〇〇年
  • 二〇〇一年~二〇一一年
  • 二〇一二年~二〇一五年
  • 二〇一六年
  • 作者的话
  • 作品解析
  • 译后记
  • “金智英”的读者们 觉醒与回响
  • 00年生的 温酽
  • 05年生的 苏梓卿
  • 00年生的 梓涵
  • 82年生的 赵娜
  • 98年生的 徐媛媛
  • 02年生的 章枳雁
  • 85年的 高玲玲
  • 98年生的 小明
  • 95年生的 Lily
  • 89年生的 三左三右
  • 02年生的 王若瑾
  • 94年生的 吴晓晓
  • 99年生的 王某某
  • 05年生的 王子泰
  • 79年生的 段斌
展开全部

评分及书评

4.7
291个评分
  • 用户头像
    给这本书评了
    5.0
    《当我们在讨论金智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也许,绝大多数女性,都想活出真实的自我,不想为婚姻还有育儿失去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却依然避免不了成为千千万万中 “金智英” 的一员。我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 “金智英她并不懦弱,也并非不敢为自己而发声,而是在当时那样的大环境,她的反抗太有限、太无力,以至于被忽视。” 最主要的是,金智英最大的痛苦不在于她所面临的种种歧视,而在于她的价值观与当时所处的社会格格不入,现实与理想之间产生了巨大的鸿沟。换句话说,她压根没有想清楚做母亲要面临的重重困难,就那样做了母亲。即使她已经做好了准备,等那一刻真正到来时,身份与角色的转变也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因此,那些选择成为妈妈并勇敢度过这段日子的人,真的很伟大和了不起!是的,只有女性能理解女性。没有经历过产后育儿的人,很难理解全职妈妈们所面临的困境与挣扎,这是每一个时代都无法避免的难题,也是每一名女性都逃不过的桎梏。读到最后,你会发现,这里的问题关键并不在于女性觉醒,而是即使觉醒了,发现依旧无路可走,依旧没有选择权,依旧要继续过自己无法忍受的生活,这才是最可悲的!之前看姚晨和马伊琍主演的《找到你》那部电影,姚晨说了一段话,特别深有感触。“作为一个女人,你在家照顾孩子,就不能保证自己经济独立,也就没有话语权。你纵横职场,却又被人说成不顾家庭,这个时代对女性的要求太高,既要求你貌美如花,又想你赚钱养家,如果你选择成为职业女性,就会有人说你不顾家庭,是个糟糕的母亲,如果你选择成为全职妈妈,又有人说生儿育女是女人的本分,这不算一个职业。事实却是,因为努力工作,很多妈妈才有了选择的权利。因为当妈妈,她们才了解生命的意义,有勇气去面对生活的残酷。” 是的,当女性想要在事业上有所作为时,就必须付出更多的时间和心血在这上面,那必然会被人说闲话,也会导致家庭方面照顾不周。当她们想要给予家人更多的陪伴时,只能接纳别人升职加薪、在职场纵横江湖,还要能面对自己被替代的现实。无论选择那一种情况,没有好坏和对错,只有两种不同的结局。我很少看到那种既在职场上一路开挂到底,现实中还能给予家庭和生活更多的时间照顾,就算是有,也是寥寥无几。应该说,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所以,我很敬佩那种在职场人叱咤风云的女强人,但同样我也很尊敬折服辛苦持家的全职妈妈们,二者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都值得理解和尊重。所谓人生,大抵便是在一两件事上坚持,再在无数别的事上的付出与妥协。要是这一点能接受,再难的事情似乎都能挺过去。毕竟,我们不可能在每一个选择上面面俱到,但是我们应该有的是敢于选择的勇气和能够承担的态度,学会与自己和解,知道自己每个阶段应该要什么,剩下的就交给时间去证明吧!~2021 年 12 月 18 日曦月简记

      转发
      2
      用户头像
      给这本书评了
      5.0
      性别角色互换,你还觉得合理吗?

      这是一本现象级的畅销书。它的出版被认为是 2016 年韩国社会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它刷新了韩国年度电子书的最高销售记录,也创造了实体书百万销量的奇迹,为亚洲 10 年来所罕见 。它的读者有韩国总统,也有女团偶像。被翻译成 18 种语言,获得全球成功。2019 年,同名电影上映,再次引起热议。在我们的豆瓣网,也有超过 33 万人参与评分。我以前并不敢看这本书或这部电影。因为这本书实在太出名了,而内容又太让人压抑了。一个职业女性因为生子而成为全职妈妈,最终精神崩溃的故事。谁敢看呢?人生本来就已经够苦了,何必再让自己添堵呢。我看完了以后,发现这本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让人压抑,反而能引发一些从示有过的思考。我来谈一谈金智英这个普通女性。作者故意塑造了一个普通的女性,她普通到什么程度呢?1982 年出生的女性中,最常见的名字就叫 "金智英"。金智英的童年、学生时期、职场生活和婚姻生活全都平平无奇,没有出人意料的情节,幸运之神完全没有眷顾她。那她为什么这么火呢?因为她就是我们自己啊,极其平凡又似曾相似。我很同情这个角色,不仅仅是因为她的遭遇,而且因为她的性格 —— 不敢反抗却又极度敏感。遇到不公平的事件时,从来不敢说出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曾经有个学生暗恋她,但介意她跟别人谈过恋爱,在背后说她:"被别人嚼过的口香糖,谁还要啊。" 当学长和平时一样用温柔的口吻关心金智英时,问她睡得可好时,她很想说:"口香糖睡什么觉啊!" 但她没有。在面试的时候问到如果遇到性骚扰时你该怎么办,她选择了保守的回答:"我会选择上洗手间"。面试被淘汰后,她很后悔没有说出真心话:"我想砍了那个人的咸猪手。" 在职场社交场合,无论金智英怎么婉拒,说自己不能再喝了。部长反问:"我们这么多男人,有什么好怕的。" 金智英好想说:"我最怕的就是你们!" 但她没有,她把这句话咽回去了。金智英在避孕期间婆婆给她准备了很多中药,一次一次被逼吃下。她很想大声说,我很健康,一点也不需要吃补品。生孩子的事情我只需要和丈夫商量就行了。但她没有说,她又一次选择把话咽回肚子里。每一次在遇到让人无话或者不公平的情形时,她都选择把话咽回肚子里。她是如此的懂事,让人如此心疼,又如此恨其不争。我特别希望这样的她是一个迟钝的人,但偏偏她是一个极度敏感的人。极度敏感的人才会在性格上表现得体贴温柔。如果金智英是拥有粗壮的神经该多好啊。生活中这些辛苦既然无法避免,我们如此能够拥有钝感力,直面生活的辛苦,走一步算一步,是不是会好一点呢?本书引发了我一些思考:1、好男人的标准 —— 不偷腥、不家暴和给家用。奶奶从未对爷爷有过过任何怨言,她真心认为,丈夫只要不在外偷腥,不动手打妻子,就已经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在《请回答 1988》中,德善妈妈指责自己老公乱花钱时,她老公振振有词地地说了一段话,他觉得自己没有外出找女人,也没有打老婆,每个月都在给家用,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合格的老公。这段辩解让人听得心酸,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却还不停地因为同情穷人而买买买。德善爸爸的确在给家用,但是给的家用够吗?与韩国传统文化类似,我国的文化传统中,一个合格的丈夫的标准也似乎是这三条。如果我们把性别换一下,只要满足了这三条就是一个好女人了?那女性也可以只要上交了家用,无论上交了多少,就可以不用做家务不用带孩子了吗?我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我也不是一个男权主义者,我是一个平权主义者。为什么性别换了这个标准就不成立了呢?2、女性对家庭贡献被大大低估。金智英的母亲虽然不像父亲一样有固定上下班的工作,但她一个人得照顾三个孩子和一名老母亲,又要全权负责家中大大小事,与此同时,还要不断寻找可以赚钱打工的机会。金智英的母亲则选择从事家庭代工,比如剪线头、组装纸箱、粘信封袋、剥大蒜和卷门窗封条。卷门窗封条的工作味道重灰尘多,但收入高,令人难以拒绝。父亲终于忍无可忍:"你一定要在孩子旁边做这些味道难闻、灰尘又多的工作吗?" 母亲顿了下什么也没有说,父亲说了句 "对不起啊,害你这么辛苦。" 此刻金智英的母亲真的是人间清醒:"不是你害得我辛苦,是我们两个人都辛苦。不用对我感到抱歉,也别再用一个人扛着这个家的口吻说话。没有人要你那么辛苦,也不是只有你一个在扛。" 这种思维方式值得我们学习,金智英的母亲具有平权思想。她不觉得是丈夫一个人在在养家,也并不会把生活的不如意归结在丈夫身上。她肯定了自己的价值,让丈夫明白他们俩一起在扛起一个家,愿意和丈夫一起分担辛苦。很多女性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容易陷入 "受害者" 思维。我婚姻不如意,是因为遇到的老公不好。我现在混得这么差,是因为我的原生家庭不好。也许我们现在的生活这么辛苦,不是因为原生家庭,不是因为丈夫,而是因为生活本来就很辛苦呢。父亲拿到一笔退休金后,打算与同事投资,母亲以离婚为由反对。母亲用这笔钱开了一家粥店,缓解了家庭困难,并且买了一套 139 平米的公寓。而那位同事赔光了所有的退休金。母亲开玩笑地调侃父亲:"粥店是我说要开的,这公寓也是我买的,孩子们是自己读书长大的,你的人生走到现在的确已经算成功,但这绝对不是你的功劳。看你这浑身酒气,今天你就睡客厅吧。"" 是,当然!一半都是你的功劳!""什么一半,少说也是七比三好吧?我七,你三。" 现实生活中,真正能够像金智英母亲一样把大部分功劳于自己的母亲有多少?相比她而言,多少女生并没有感到十分自豪,也并没有这样的气魄。3、性别转换后,你还觉得合理吗?金智英公司的金恩实组长是公司四名组长中唯一的女性。金恩实组长和娘家的母亲同住,育儿的家务统统交由母亲打理,她只负责工作和赚钱。公司其他人从来没有见过金恩实组长的先生,但大家都称赞她老公,都说光从他和岳母同住这一件事情来看,就知道他肯定是个大好人。但是把性格角色换一下呢,金智恩的母亲服侍了奶奶整整十七年。奶奶从来没有帮助照顾过三姐弟。奶奶吃的是母亲亲手煮的饭,穿的是母亲洗的衣服,在母亲整理的房间里休息、睡觉,却没有任何人觉得母亲是个好人。在王慧玲的《基层女性》中,王慧玲提出了同样的困惑。在传统嫁娶模式中,通常是女方住到男方家里,大多数还要跟男方的父母住在一起。融入、适应一个新环境,对任何一个成年人来说,都是有心理劣势的。男方在熟悉的环境里,在自己的父母身边,不需要做任何调整,所有的适应、调整、融入都是女方的事。女方从嫁进门的那一刻开始,就处于弱势状态,需要面临复杂的婆媳关系,精神上的压力和困扰,这些都是女性在传统嫁娶模式的婚姻中支付的成本。王慧玲在短视频平台上看到,在所有关于结婚后男方当上门女婿的视频下面,都有其他男性回复的诸如 "吃软饭"" 终身不娶都不会上门 ""男人上门受欺负" 的留言。一个体力占优的男性都怕被欺负,那作为没有体力优势的女性岂不是更应该怕、更不应该上门吗?同样一个问题,把性别调换一下,竟然就不合理了?这是为什么呢?我再次申明我不是女权主义者,我只是平权主义者。4、女性在职场中除了做好本职工作,还要服务他人的义务吗?金智恩初入职场的时候,积极主动帮助前辈泡咖啡和准备汤匙筷子等,甚至帮忙收拾碗盘。有一天金恩实组长让她不要这么干了:"这些事情都不是金智英该做的事情。我发现过去只要有新人来,年纪最小的女性就会主动跳出来做一些琐碎的杂事,胆明就没人拜托她们做这些事。但是男性员工就不会这样,不论他们年纪多小,只要没人叫他们做,他们想都不会想到要帮大家做这些杂事。所以我很纳闷,到底为什么女生要主动做这些事?" 在中国式的饭局文化中,我多次在女性领导的带领下,帮其他人给餐具消毒。我以前愿意做这些事情是因为这是晚辈对长辈的尊重。不过也许在上级领导看来,这只是一种服从性测试,这表明我是一个愿意被驯服的下属。在我国很多男性也会加入到帮领导给餐具消毒的行列,这令人思考。

        2
        2
        用户头像
        给这本书评了
        5.0

        这本书在阅读过程中,有较强的身份卷入度,它描述的生活场景和社会现实都非常贴近市民生活。种种看似并非 “重创” 型事件,持续累加,最终导致金智英 “抑郁”(精神分裂?),这应该是小说的需要,或说,是极少数。更多的妈妈则会慢慢成为 “打不死的小强”,面对 “妈虫” 的辱骂,很可能会直接回怼过去。找不到宣泄出口的洪水,最容易决堤。委屈自己,不是美德,而是一种自我桎梏。当然,人,首先是社会性的,金智英委曲求全的个性,有一部分可能是韩国大环境 “塑造” 的。现在的中国女性,也面临着工作和家庭的两难,只是,难的是自己的抉择,总要有取舍。整个社会环境对我们女性来说,比韩国社会要友善一些。老板招聘时衡量利弊、社会中的性别歧视,这些都是人性功利的那一面的显现。解决这些的根本办法,确实需要政府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全职主妇,这确实是非常 “危险” 的角色,它的潜台词似乎就是:吃闲饭、无所事事。若遇人不淑,丢的不仅仅是经济权和工作、成长的机会,更可能是尊重和尊严。

          转发
          评论
        • 查看全部92条书评

        出版方

        磨铁图书

        磨铁图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是国内规模最大的大众类民营图书公司之一。磨铁图书是业内知名作者公认的最佳出版合作平台,目前公司已经签约王蒙、周国平、余秋雨、于丹、蒙曼、冯唐、南派三叔、当年明月、张德芬、今何在、阿桂、刘同、马东团队、白茶、郭斯特、使徒子、伟大的安妮、张悦然天下霸唱、雷米、Priest等众多业内知名作家。几乎涵盖所有类型的畅销小说作者和他们的作品。